您当前的位置 :

这对夫妇做“慰安妇”口述史20余年,《二十二》幕后故事更感人

来源:中青在线  作者:  2017-08-17 10:13:58

  中青在线北京8月15日电(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沈杰群)“今天上午有志愿者告诉我,一个市民希望下午一点半来中国‘慰安妇’历史博物馆捐款,表达一点心意,请我们转交给那些幸存者。有很多人走进了影院,去关注这样一个群体,也有通过其他方式的。这是好事。”今天下午,上海师范大学教授、中国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。

  昨日,我国首部获得公映许可的“慰安妇”题材纪录片《二十二》上映。片中的22位老人,如今在世的仅有8位。就在纪录片上映前夕,8月12日,中国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日军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幸存者黄有良去世,享年90岁。

  导演郭柯表示,《二十二》成本之外的盈利将全部捐给上海师范大学中国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中心,用于对这个问题的历史研究及幸存者的资助。担任研究中心主任的苏智良,正是《二十二》的影片顾问。苏智良同时担任南京利济巷慰安所旧址陈列馆馆长。

  苏智良从事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20多年,他将全国范围内经研究确认的慰安所绘制成地图放于博物馆内。苏智良和夫人陈丽菲教授相互扶持,多年来合力推进“慰安妇”问题研究,为幸存的老人做口述史。

  据媒体报道,郭柯在拍摄《三十二》期间与苏智良结识。苏智良告诉郭柯,日军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幸存者的数量在快速减少,2014年已经从32位变成22位。郭柯因此有了时间上的紧迫感,“不能再等了,来不及了”。于是有了《二十二》。

  “现在加上新发现的,和不愿意公开的一共是14位幸存者,平均年龄90岁以上。战争的创伤,让她们身心受到很大伤害,生活质量也很差,差不多到了人生最后的时刻。”苏智良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2013年,他首先向郭柯推荐了90多岁的韦绍兰。“为什么我首先推荐韦绍兰?因为她的经历,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观察也是非常重要的典型。当初她被抓到了慰安所,逃回家以后发现怀孕,最后含辛茹苦生下了一个日本孩子,孩子从小受到周边邻里的歧视,但是他们相依为命过到现在。”

  苏智良记得郭柯到了那里拍摄,曾给他发过一张照片。“我数了一下他们团队有26个人,我有点肃然起敬。我也跟好多电视台一起拍过纪录片,他们一般就是两个人,最多四个人。郭柯动员了26个人认认真真拍这部纪录片,他是把这个当作事业,所以我们之间合作比较多,比较愉快。”苏智良为郭柯提供了自己调查所得到的信息,有时候也会和郭柯当面或电话讨论,该怎么看待这个群体。

  苏智良表示,有些观众看完《二十二》反映影片比较平淡,不是那种波涛汹涌的急风暴雨式的控诉。“这是他作为一个80后的视角,我予以尊重。当中你仔细看,也看得出这一群是受害者。战争记忆是不可能突然间消失的,你可以看到像毛银梅,她的歌、记忆和话语,都是有历史沧桑感的。”

  为了调查研究,苏智良去日本20多次。根据他的观察,对于“慰安妇”问题,整个日本社会有倒退趋势。“在90年代一批有良知的、正义的学者首先进行了调查和研究,公布真相,然后促使日本政府进行调查,并且发表了‘河野谈话’,‘慰安妇’的内容也进入了历史教材。但是随着日本民族主义的抬头,这些方面试图在弱化,右翼的言论越来越猖獗,像《朝日新闻》、《读卖新闻》等关于‘慰安妇’的报道被强制取消,电视、媒体上很少有正面的消息。”

  苏智良表示,最近日本NHK电视台播出一部关于731部队的纪录片,引起了国内外包括中国人的点赞。他非常希望NHK将来能够做具有里程碑意义、讲述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者的长纪录片,能够“心平气和、比较慎重”地对日本社会民众有一个交代。

  在聚焦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者长达20余年的研究旅程中,夫人陈丽菲是苏智良的有力陪伴者。苏智良向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描述两人的合作状态,说自己精力充沛一点,“外面的活动做得多一些”。但是要和日军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幸存者面对面,得由陈丽菲完成——“这是要尊重老人,女性对女性”。“她比较细腻和专业,通过资料核查设问、陪伴聊天、清场、佐证展开等很多环节进行,很多历史细节与信息,逐渐可以得到展现。当然也很痛苦,老人讲到伤心事肯定会流泪,她经常会陪着流泪。这个也没有办法,我们要了解历史的真相,必须要得到一些真实的信息。”苏智良说,除了老人的口述以外,他们也会借助其他途径来印证。比如说金华有一位老人,90多岁了,讲述她是在金华受害的。苏智良夫妇查阅文献、实地勘察,证实当地确实存在老人家所说的三个慰安所,从而证实老人受害的事实。

  自1995年起,中国大陆的日军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幸存者发起的控告日本政府的起诉案,原告方全部败诉。苏智良指出,“慰安妇”制度受害幸存者的申诉路,“从日本法院的角度来说闭上了大门”。

  “为什么要研究‘慰安妇’问题?为什么要研究暴行?我感觉这样的苦难、这样一个群体,是我们自己缺失的历史,中国人自己必须要把它搞清楚,所以我们一直坚持到现在。”苏智良说,在全国研究“慰安妇”问题的学者还是比较少,如今自己的研究主要依靠学生们。上海师范大学中国“慰安妇”历史博物馆有一张表,记录了上百位学生名字,从本科生到博士生,都曾在20多年间跟随研究过一段时间,有长有短。苏智良感慨,“这是最重要的一支力量”。

标签:

编辑:邓晓琦

版权和免责声明

版权声明:凡来源为"交汇点、新华日报及其子报"或电头为"新华报业网"的稿件,均为新华报业网独家版权所有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"新华报业网",并保留"新华报业网"的电头。

免责声明:本站转载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新华报业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者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集团简介│集团导航 | 广告资费 │ 征订指南 │ 联系我们 |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江苏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请勿复制或镜像
苏ICP备05012207  国新网许可证:3212006002
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办